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宋词 > 正文

一桩聚讼数百年的公案

来源:中华诗词网 | 作者:张良 | 发表时间:2021-09-02 08:56:26 | 点击:140
▲《词综》▲《填词图谱》▲苏轼墨迹“大江东去”▲苏轼《阳羡帖》▲苏轼《归安丘园帖》▲明陈洪绶绘苏东坡◆

▲ 《词综》

▲ 《填词图谱》

▲ 苏轼墨迹“大江东去”

▲ 苏轼《阳羡帖》

▲ 苏轼《归安丘园帖》

▲ 明陈洪绶绘苏东坡

  ◆ 念 庵

  陈鹏举先生的《诗说新语》(复旦大学中文系《诗铎》第二辑)在写到苏东坡“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”这句词时,指出“这是破了律的,可他写得真好,历来都认了,甚至成为美谈”。接下来笔锋一转,说学问家吴世昌不这么认为,苏东坡其实没破律,是历来的人们都读错了。应该读作“小乔初嫁,了雄姿英发”,“了”是“全然”的意思。而秦少游的“醉卧古藤阴下,了不知南北”中的“了”字也是这样的用法。

  陈先生根据通行的句读,认为如果“了雄姿英发”这五个字成立的话,按谱是“上二下三”的句法,应当“读作‘了雄、姿英发’,显然是读不通的。”从而牵涉出明清以来一直存在的一个争议,一桩文学史上聚讼数百年貌似悬而未决而每每有人重提的旷代公案。

  一

  大概在清初康熙十七八年间,海宁人查培继编辑了一部《词学全书》,而在所收王友华校钞的《古今词论》中就有毛先舒这样一段文字:

  东坡《大江东去》词,“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”,论调则当于“是”字读断,论意则当于“边”字读断。“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”,论调则“了”字当属下句,论意则“了”字当属上句。“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”,“我”字亦然。

  后来朱彝尊的《词综》也说:“‘小乔初嫁’宜句绝,‘了’字属下句乃合。”朱氏此处所谓的“乃合”,当然指的是与调“合”,可是古代刻本照例不加句读,所以虽然提出了观点,却拿不出非此即彼的处理办法。但不管从哪个视角,无论毛先舒还是朱彝尊,都没有为“了”字的最终归属提供坚挺的依据。

  按,清朝初年有一本赖以邠编著、查继超增辑的《填词图谱》(毛先舒是参订者之一),也收入了《词学全书》,其图式正作“了雄姿英发”,而词牌名则直接采用了东坡词尾的三字,改题《酹江月》,并加注:“即《念奴娇》第九体,前段九句,后段九句。”为了说明问题,下面将《图谱》所举全文断句照录如下:

  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崩云,惊涛裂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 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,了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。人间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  但是,此图却引起了《词律》编订者万树的批评:

  “小乔”至“英发”九字,用上五下四,遂分二格,其实与前格(按指上四下五)亦非甚悬殊也。奈后人不知曲理,妄意剖裂,因疑字句错综,《余谱》诸书梦梦,竟列至九体,甚属无谓。……金谷云‘九重频念此,衮衣华发’,竹坡云‘白头应念此,樽前倾盖’,亦无碍于音律。盖歌喉于此滚下,非住拍处,在所不拘也。更谓‘小乔’句必宜四字,截‘了’字属下乃合,则宋人此处用上五下四者尤多,不可枚举,岂可谓之不合乎!

  至《图谱》之误,又不止在分体断句之差而已……

  万氏所说的“宋人”,与东坡同时且互相唱酬的就有赵鼎臣,其《送王长卿赴河间》的换头也是“六、五、四”句格:“惆怅送子重游,南楼依旧否,朱阑谁倚。”此后又有朱敦儒的“花艳草草春工,酒随花意薄,疎狂何益”,李纲的“追想当日巡行,勒兵十万骑,横临边朔”,朱熹的“应笑俗李粗桃,无言翻引得,狂蜂轻蝶”,张元幹的“修禊当日兰亭,群贤弦管里,英姿如许”,辛弃疾的“尝记宝篽寒轻,琐窗人睡起,玉纤轻摘”,葛长庚的“我今流落江南,朝朝还暮暮,千愁万结”,周紫芝的“闻道梦泽南州,日高初睡足,雅宜高会”,曾纡的“回首万水千山,一枝重见处,离肠千结”,以及无名氏的“相思能几何时,料归期不到,清和时候”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
相关文章
热门标签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nqxcb.cn. 中华诗词网 版权所有
edf135_edf2020一定发-usdt官网指定网址苏ICP备19029304号 | 网站地图 | TXT | 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7个工作日内处理。管理员邮箱:l39404356youjia@163.com